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茶油采购商 >

 你真的喜欢技术吗?

发布时间: 2015-01-27 01:18


  文/李如一

  技术是如今的显学,已经「显」到了各路人马都忙不迭地宣称自己「重视技术」,「热爱技术」的程度。不过有时候你真的很难判断一个自称热爱技术的人究竟热爱的是什么。

  网上一直有很多关于简体 vs. 繁体的讨论。常有人讽刺那些只用拼音打繁体的人,他们认为这些人大都不会写繁体字。要不是有拼音输入法,他们根本没有机会用繁体字在网上装腔作势,「秀优越感」。

  这当然是一种有效的看法。不过我不禁要想,这些人真的喜欢技术吗?能用拼音输入法学繁体字恰恰是技术带来的便利之一。今天在知乎上的一个相关问题里我写到:

……恰恰是因为有了新技术(电脑拼音输入法),令某些对繁体有兴趣的人有了学习繁体字的契机和动力。这是技术改变世界的一个例子,虽然是极小的改变。

我自己就是这样。我只会拼音输入法。在有好用的繁体拼音输入法之前,我没有时间专门抽空学习繁体。开始用繁体打字之后,会很注意每个字的写法。这算是真正意义上的「学习」吗?恐怕不能算,但事实是我现在能手写的繁体字比我用繁体拼音输入法之前多了。

世界上要学的东西很多,时间永远不够。如果一种技术能够将学习「渗入」你现有的生活节奏当中,我觉得显然不是坏事。

  这篇帖子的重点不在于简体繁体,而在于技术是用来干什么的。或者说,技术和人,哪个大?要真去做问卷调查,我认为真心相信技术比人重要的人会是极少数。但在相信人比技术重要的技术爱好者里,有很多其实也并没有理解技术的人文价值是什么,甚至根本就抗拒一切和「人文」有关的东西。

  如今很多人都听过 Stewart Brand 和 Kevin Kelly 的大名。我想说,这两位如果活跃在今天的中国,铁定会被打上「民科」的标签。Brand 虽然当兵以前在斯坦福大学读过生物,但退伍后去旧金山读了设计和摄影,更重要的是他的工作完全不属于学术和业界系统。Kelly 更是只在罗德岛大学读过一年。但 Brand 可以谈控制论,Kelly 可以写《失控》。重要的不在于《失控》写得怎样,或是《Whole Earth Catalog》里的内容到底「牛不牛」。重要的是任何人都可以自由地去探索任何领域的知识,不会被狭隘的 professionalism 吓住。

  这也是为什么 Tweetie、Letterpress 的开发者 Loren Brichter 的这篇访谈令我感动。他说:

要说目标的话,大概就是「创造启蒙工具」吧。这里的「启蒙」是类似 Carl Sagan 说的那种,我们就是宇宙,而我们想了解自己。光用大脑就能想明白事情的时代早就过去啦,所以我们要靠某种给大脑用的工具来强化它。但现有的工具实在太杂,光是抓住它们就要耗费全部脑细胞了,根本没精力去想怎么利用这些工具做有趣的事情。至少对我如此,还是智商不够啊。

  很多人说恋爱要讲究方法,用错误的方式去爱一个人只会适得其反。在我看来,那些津津乐道于工具的复杂性不能自拔的人,就是不懂得应该怎样去爱技术的人。


高正茶油网
联系我们